业绩大跌、偿债存风险云南城投被问询

房地产咨询 2019-08-16 14:04174网络整理站点

原标题:业绩大跌、偿债存风险 云南城投被问询

继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投案并被免职之后,有关业绩亏损、偿债压力等问题一再引发更多关注。

  5月29日,云南城投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涉及2018年年报中的股权交易合理性、多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高利息费用、偿债风险等共计14个问题。同时要求云南城投在6月5日之前回复。这对云南城投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许雷投案

  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的这一消息,让与云南城投相关的人和公司不再淡定。

  在天眼查中,对于许雷的介绍是云南城投创始人。目前,其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有4家,除了云南城投董事长外,还是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

  云南城投集团为云南城投的第一大股东,持股34.87%。最终实际控制人则是云南省国资委,实为省属大型国有企业。在十余年间,许雷一直为云南城投集团以及云南城投的“掌舵人”。

  5月24日当日,云南城投发公告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根据控股股东的提议,立即启动更换公司董事及董事长的决策流程。经云南城投过半董事推举,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在云南城投集团网站上,也有一个醒目的相关声明,内容提到,云南省委组织部、省国资委已明确由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杨涛代行董事长职权。

  云南城投在公布许雷事件的同时,还发布了竞得六宗昆明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告。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似乎意在抵消许雷事件的影响。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相关影响仍在持续。

  连锁反应

  5月27日晚,云南城投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因公司董事长许雷不能履行职责,免去其董事长职务,同时董事会提议免去其董事职务及董事会下设战略及风险管理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与此同时,在云南城投集团官网上,与许雷相关的页面无法显示,包括“集团领导班子”“董事长致辞”。

  云南城投消除许雷影响的意图很是明显。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董事长违纪案出现后,影响肯定会有,比如公司高速投资和扩张行为会受限制。

  5月27日早间,莱蒙国际发布有关“许雷的缺席不会对本集团的日常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的公告。因为正在接受纪律调查的许雷同时也是莱蒙国际非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莱蒙国际以1.81元价格收盘,下跌5.73%。有分析人士认为,股价下跌与上述事实关系密切。

  莱蒙国际主要在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及成渝地区从事城市综合体的开发、营运以及中高档住宅物业的开发及销售。

  2015年,云南城投收购莱蒙国际27.62%股份,并成为莱蒙国际的第一大股东。而许雷在莱蒙国际的任职也是从2015年10月开始的。

  业绩溃败

  云南城投集团官网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拥有两家主板上市公司,其中包括云南城投。此外,还有一家新三板公司。同时,还是曲靖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莱蒙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流通股第一大股东。截至去年底,总资产近3000亿元。

  早在2007年11月,云南城投借壳在上交所实现房地产业务整体上市。而许雷正是主操盘手。

  许雷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9年5月12日,当日,以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身份出席云南城投与湖南岳阳市政府签署环球中心项目合作协议。这是一个总建筑面积超过150万平方米的超大城市综合体项目,总投资预计约150亿元。

  据上述官网介绍,目前,云南城投建立了土地一、二级联动开发模式。近几年,正以旅游地产、养生地产为战略重点,向复合产业转型。

  不过,这一转型并未为云南城投带来丰厚的利润。2018年年报显示,云南城投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营业收入约为95.43亿元,同比减少了33.69%。净利润达4.91亿元,同比增长86.13%,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21亿元,同比下滑了832.66%。

  对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大幅下滑,云南城投解释称,“公司对外转让大理满江80%及七彩云南59.50%的股权,共实现投资收益18.07亿元,并将其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

  上交所认为,云南城投 2018年处置满江康旅和七彩云南部分股权,是其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的重要交易。

TAG:

©CopyRight 2006-2019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