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电力用途 郸开发商金世纪崩盘 老板跑路掀开集资黑电力发电厂 幕

地产公司 2019-11-15 09:51231未知admin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段唱词描述邯郸标杆开发商金世纪崩盘最为贴切不过了。从1999年进入邯郸,到建起邯郸最大商业中心,再到深陷民间融资、老板跑路,金世纪上演了一轮因楼市暴富、也因楼市倒台的戏码。而在这出剧中,依靠民间电力抢修工 融资输血,无疑饮鸩止渴。

深陷民间集资泥沼的邯郸市民出示协议书

债权人聚集在金世纪公司等退款

 金世纪新城底商开出的收益已达每年20%

事件:最旺商铺露出投资陷阱

 大连电力牵引研发中心  9月24日早上八点半,200多名邯郸市民汇聚到邯郸市房管局大楼。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邯郸房地产公司金世纪的投资客。投资人推选出来的代表要求邯郸房管局,作为主管机构,给他们8年前的一项投资办理房产证。

  “我们就是想知道,这上面的章是不是真的?”激动的市民拿着自己的购房合同问官员,希望得到确定答复之后,政府能够出面把属于他们的商铺还给他们。面对市民的质疑,房管局的官员也面露难色,反复表示,自己会把情况反映给邯郸市政府专门为金世纪房地产国网吉林电力 公司案件成立的工作组。

  2006年,刘琴(化名)和另外近千人自认为做了一项很划算的投资。一家在当地数一数二的开发商建了一栋近30层的商业综合体,六层以下是商业百货,六层以上写字楼。开发商金世纪在邯郸声名显赫,老板史虞豹实力雄厚。

  史虞豹原本在厦门发展,1999年,邯郸市政府对外招商,史虞豹和他的公司作为招商引资项目进入邯郸,并逐步在邯郸房地产市场站稳脚跟。此次引起巨大纠纷的金世纪商城项目位于邯郸人民大道上,和邯郸市委大院相距不过百米。许多老百姓淳朴地认为,能够在这个地段拿到地,盖这么高的楼,一定错不了。

起始:标杆企业高歌猛进路上“祸根”已种

  故事的开端总是精彩纷呈。作为邯郸最大的商业百货,精明的史虞豹引入了商铺分割出售、售后返租的模式。他把六层商业根据不同的楼层、位置切分成10万的标准产品,购房人买下商铺,然后再租给金世纪用于统一经营,租期10年,每个月8石狮电力 厘的利息,相当于每年回报率接近10%。金世纪还承诺,租期满后开发商再以120%投资额回购商铺。

  如此新颖的方式,加上在当年看已经很不错的回报率,这一项目很快销售一空。此后,事情表面上也如开发商允诺的那样进行着,这个商城成了邯郸最火的商业大楼,一些堪称世界级品牌的专卖店进驻,拐角必胜客传出的欢乐音乐象征着这个三线城市的商业繁荣。承诺的收益也在源源不断地汇出,大家都觉得自己选对了。

  几乎是在同时,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走牛,房价接连上涨。作为邯郸最火的旺铺,金世纪商城的商铺价值自然也水涨船高。在这过程中,部分业主拿着购房合同找到金世纪房产,希望协助办理房产证。但开发商却总以各种缘由推搪。看着金世纪兴隆的生意,以及稳妥的租金收益,房主们并未嗅到任何不安的气息。

  在此之后,金世纪在邯郸顺风顺水,接连拿地,开疆拓土,开发了金世纪新城、金世纪花园,还参与到了邯郸的棚户区改造。用金世纪自己的话说,在邯郸一路高歌猛进、一枝独秀的同时,还介入到生物质发电新能源项目,仅在2009年-2011年,缴税就超过3000万元。算上史虞豹在全国的生意,这个福建人号称资产过电力科技公司 百亿。

  商业上的成功为史虞豹和金世纪带来了诸多荣誉。在金世纪房地产公司所在的金世纪商业大厦26层,北京青年报记者进门便看到了一间独立的荣誉室,里面摆满了各种金光闪闪的牌匾电力工程施工技术 和荣誉证书,“2009年度诚实守信企业”、“2009年度经济贡献先进单位”等,而史虞豹本人是邯郸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获得过“经济贡献先进个人”、“优秀政协委员”等诸多个人荣誉称号。这些荣誉反过来又成了史虞豹和金世纪房产的增信利器。

  2014年2月份,金世纪地产又如法炮制金世纪商城的做法,对住宅项目金世纪新城的底商进行包装,取名“八佰汇商业街”, 5万元一个标准份额。投资人认购份额获得收益,不同的是,金世纪开出的收益已经达到了每年20%。投资人只是觉得金世纪如日中天,依然没有嗅到血腥味。

爆发:老板跑路掀开集资黑幕

  到了5月份,第一批“八佰汇”的认购者理应收到收益了。但钱没有到账。投资人找到金世纪催款,工作人员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说要等几天。没过几天,古城邯郸都开始传金世纪牵扯高息融资,已经资金链断裂。

  这引起了更大规模的挤兑,大家都想要回投资款,但开发商已经无钱可还了。从进入邯郸市场开始,这个标杆企业就采取激进的开发策略,采取民间融资滚动开发,pvc电力管 并且多线出击,涉及商业、写字楼、住宅、新能源等诸多领域。房地产的牛市支撑了这种冒进的模式,但从去年开始,三四线楼市骤然降温,银行、信托等纷纷停止输血。为了维持开发进度,金世纪只能以更高的利息募集资金,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盛况戛然而止,事情仍在恶化。6月份,已经无法在民间、银行融到钱的金世纪老板史虞豹试图再做一次自我救赎,他委托公司总经理黄渤赴京与某券商商谈并购事宜,该券商意欲收购金世纪下属两电量与电力 家电厂。根据当时的盘点,金世纪当时资产约52亿元,负债34亿元。但此后收购方却突然撤离了,收购不了了之。业内猜测,很可能是收购方进行全面调查后,发现窟窿大到已经兜不住了。此后史虞豹跑路,据悉目前已经在香港。

  随后的日子里,金世纪的各种债权人开始频频上访。作为2006年第一批投资金世纪的人,刘琴发现麻烦越来越大。在邯郸房管局,刘琴发现自己原来买的商铺已经被金世纪办了产权,并且抵押出去了。而随着金世纪老板史虞豹的跑路,他们不知道如电力总公司 何才能拿回自己的房产。

  随着邯郸房管局的核查,金世纪融资大幕被掀开一小角。“我们只能说,我们找了六层楼(房管局),没有找到金世纪销售合同的备案。”房管局官员回复业主。按照邯郸当地的房屋销售和办证程序,销售合同一式三份,开发商从房管局领盖有房管局骑缝章的销售合同,和购房人签订合同180天内,要将合同中的一份交还房管局备案。这一备案重点就是为了防止开发商一房二售,也只有备案的合同才能够正常办理房产证。

  金世纪公司似乎一开始就没准备让买房人能够办理房产证,所电力科技 以一直没有将售房合同备案。2009年,金世纪以自留房的名义,对已经销售出去的金世纪商城三期办理了房产证,随后便作为抵押品进行了抵押借款。

  作为邯郸房地产市场的监管者和办事者,邯郸房管局也被架在了炭火上。24日上午,在邯郸房管局四楼的会议大厅,房管局官员被购房人团团围住。焦急的购房人质问房管局官员,你们是怎么盖章的?你们是怎么监管的?最后,官员同意,购房人推举5名代表,同房管局一起起草诉求,以便向邯郸市政府工作组汇报。“现在金世纪的资产已经全部被冻结,只有工作组才有权力处理。”

  房管局官员提到的工作组,全名叫做“政府帮扶金世纪工作组”, 7月28日由邯郸市政府牵头成立,负责金世纪地产资产清核、推动并购等工作,以帮助解决金世纪地产集资和债务违约等问题。由于金世纪影响面最大,这一工作组级别也最高,其他跑路地产商的工作组都是邯郸各区政府牵头,遵循“谁的孩子谁领走”原则。

TAG:

©CopyRight 2006-2019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